创业致富
90后返乡找到新工作,月薪从5千涨到2万元!

  高中毕业月薪从5000元到2万元

  广东省江门市的罗宏华是位90后,19岁高中毕业后,他去深圳打工,当过面包师,也做过电子厂的工人,月薪一直没超过5000元。2017年,因母亲生病,他不得不辞工回到老家,如今他是一名植保无人机操作员,月薪近两万元。

  罗宏华的同事周均农以前在广州打工。在业余无人机爱好者罗宏华的提议下,两人回到家乡干起了无人机植保行业,罗宏华是机手,周均农是药剂师,配合默契。

  成本低、人工少、节能高效,使得植保无人机的生意很受欢迎。

  果园老板杨振华有500亩地,以前给果园喷药,20位工人要花去三四天的时间,光人工费用就要一万到一万五千元,还不算药剂、水电以及工人伙食费等成本。而和罗宏华的小团队合作,最终谈拢的价格是18元一亩,喷洒500亩地只需要9000元。

  通常,罗宏华先用一架小型测绘无人机进行地块测绘,测绘无人机把地块密度、植被高度、障碍物等信息记录下来,随后这些测绘信息被导入电脑专用软件进行处理。

  处理后的数据导入植保无人机遥控器,接下来,植保机便可以自动进行喷洒作业。全程操作只需要两个人,而喷洒一亩地耗水量是一升,用时不到一分钟,整体工作效率是人工的几十倍。

  农户自行购买植保无人机进行田间作业不太划算,有这样的团队帮农户打农药,只收取一些服务费用,无论是对种植大户还是家里只有几亩地的小户而言,都是低成本、高效率的好事。

  家乡有了新职业

  据深圳无人机行业协会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无人机企业有1200多家,在农林植保、影视航拍、快递物流、警用执法、应急搜救、电力等行业都有着广泛的应用。2018年底,我国植保无人机保有量已经达到18000架。农业农村部也在2018年将植保无人机补贴试点从原来的浙江、安徽等六省扩大到了全国进行推广。

  传统农业需要时间和汗水,才能积累知识、经验和技能,而现代科技让农业可以自动化、智能化操作,不但更好更快地解决了劳动力匮乏的困扰,也为乡村带来了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和大量就业岗位、创业机会。

  高中学历的无人机爱好者罗宏华抓住了无人机植保的机会,而仅在植保飞防领域,就还有很多可探索的新职业空间。比如,为植保队服务的维修体系、售后体系等;同时,随着新设备、新技术被应用,农技指导方面的服务也可以成为新的职业。

  以小见大,新一代技术浪潮正在催生新的经营模式和用工需求。

  增收·机遇

  我国农业的主要经营方式是小农户家庭经营,也就是以家庭为单位,“谁家承包谁家经营”,挣到的钱归自家所有。但不容忽视的是,全世界的小农户都存在经营规模狭小、抗风险能力弱、科技推广成本高、兼业经营普遍的趋势。

  小农户也想过得更好,但自身能力有限,难以利用现代化的技术装备。怎么办?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有机衔接需要通过多种多样的社会化服务来完成。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培育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加强面向小农户的社会化服务,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支持返乡入乡创业创新,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农业的社会化服务依靠社会的力量,包括但不限于合作社、专业化的服务公司、公益性的推广机构等等。返乡人员罗宏华,他开展的无人机植保业务就是农业社会化服务中,农业生产托管的一种。

  农业生产托管作为一种基层农业经营的创新方式,是农户在不流转土地经营权的基础上,将农业生产中的耕、种、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业环节委托给农业生产性服务组织,是社会化服务直接助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的方式。农业社会化服务包括农业生产全程托管和半托管模式。半托管模式比较常见。

  各地政府自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以来,出台了大量返乡就业创业政策,这加速了资金、资源、技术的回流,人潮随之而动。据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返乡创业的人数达到780万人,其中,返乡农民工就有540万人。

  各种要素正在向在三农领域汇聚,丰富着农业社会化服务的内涵,为经济的发展、民生的改善、个人的提升,以及它们之间的良性循环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现代农村是一片大有可为的土地,是希望的田野。


技术支持: 利民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