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之窗 >>养殖技术 >> 饲料“禁抗”企业该怎么做?
详细内容

饲料“禁抗”企业该怎么做?

饲料“禁抗”企业该怎么做?

大北农集团宋维平博士:转向精准营养配方设计 关注饲料卫生管理 加大技术研发 

近日,农业农村部发布第194号公告,公告提出:为了维护我国动物源性食品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决定停止生产、进口、经营、使用部分药物饲料添加剂,并对相关管理政策作出调整,这一新政将对我国养殖行业产生重大影响,针对这一行业热点,记者采访了大北农集团董事、常务副总裁宋维平博士,探究饲料“禁抗”后饲料企业的未来发展方向。

记者:您认为饲料“禁抗”后将对行业发展带来哪些影响?

 
宋维平 资料图

宋维平:饲料禁抗这个话题提出很早,欧洲1986年就提出了,并逐步全面实施。国内九十年代末期也开始讨论这个话题,但没有出台正式的法规。

饲料禁抗对行业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从长期看对行业可持续发展有积极正向作用,但短期对饲料养殖行业发展会带来冲击,有短暂的不利影响。

长期来看,好的影响是可以提高畜牧水产及整个养殖业的动物源性食品质量水平和食品安全水平,这对产业可持续发展非常有利。同时,对动物养殖和公共环境卫生安全也非常有利。饲用抗菌药和抗生素的大量使用和细菌耐药性的产生对食品安全、人类健康都有影响,通过饲料禁抗可以避免这些问题,所以对行业可持续发展来讲有积极正向作用。

短期来看,对养殖业和饲料产业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我国现阶段养殖管理水平比较低,环境设施条件也不是太理想,饲料禁抗会增加动物死亡率,生产成绩会下降,养殖业面临巨大挑战,三五年内会受到比较大的负面影响。传导到饲料产业也会受到严峻的挑战和考验,迫使饲料企业改进生产工艺,提高原料卫生控制水平,研发新型功能性添加剂,要想达到和过去一样的生产效益,饲料综合生产成本会上升,如果动物源性食品价格上升幅度不大,利润空间会受影响。

记者:大北农集团以及国内其他饲料企业是否准备好应对新政到来?

宋维平:大北农集团作为国内的饲料龙头企业之一很早就在这方面采取了措施,同时,业内其他饲料企业也有所准备,不会面对新政手忙脚乱。

2004年开始,大北农集团为饲用抗生素禁用做技术储备,发展微生态制剂等饲用微生物,建立饲用微生物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从饲用微生物益生菌、饲用微生物工程方向做技术准备。法规颁布以后,过去储备的技术方案就会用起来。从饲用微生物方面,结合植物提取、酸化制剂、酶制剂等,找到新型的、功能性的添加剂和工业饲料原料及其组合,替代过去用抗生素促生长的这部分功效。同时,国内其他的许多饲料企业也是从酶制剂、天然植物提取物等中兽药、酸化剂、抗菌肽等方面找出路。所以现在194号文件的出台,不会让业内饲料企业手忙脚乱。

同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包括大北农在内的很多饲料企业增加了饲料养殖环节的洗消中心,增加了生物安全措施的投资,全面提升了生物安全意识水平,为抗生素禁用提供了很好的工作基础。目前爆发的非洲猪瘟,没有有效的兽药或者疫苗可用,只有通过比较完善的生物防治措施才能保证生产安全。抗生素禁用后,在饲料和养殖两个环节全面提升生物安全的措施及其完备程度,非常有利于整个产业链效率提升。所以说,非洲猪瘟对整个养猪产业是一个灾难,但为养猪产业实施禁抗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养猪产业链从饲料到养殖到屠宰运输整个环节生物安全措施提升后,动物日常疾病发病因素大大减少,饲用抗菌药的疫病预防功能被替代。禁抗以后,以饲料养殖为核心的整体产业链的生物安全水平会大幅提升。

记者:饲料企业未来该如何应对饲料“禁抗”?

宋维平:我认为有三个方面工作要做:一要转向精准营养配方设计;二要关注饲料卫生管理;三要加大技术研发。

首先,饲料禁抗以后,企业要把更多精力转向到精准营养配方设计,因为最终要通过饲料配制来满足动物营养需求。要提高整个动物机体免疫力,精准营养方案的制定必须通过饲料配方来实现。国内还有其他许多的饲料企业,很早就和中国农业大学的团队合作,利用原料数据库实现精准营养配置,非常有效。大北农在方面也做了充分准备。

第二,要将更多精力关注饲料卫生管理,提高饲料原料卫生、饲料加工过程卫生,以及产品卫生水平,确保饲料原料、加工过程和最终产品没有病原微生物或其它有害因素影响动物健康。过去很多企业没太关注饲料卫生管理,今后饲料企业的整体卫生水平会大幅提高,将有利于禁抗实施。

第三,必须加大研发投入,实施新一轮的技术创新。欧美发达国家禁用抗生素之后,研发出了一些新型的饲料原料和饲料添加剂,它们的作用确实能够替代一些禁用抗生素的作用,但是这些创新成果有商业机密成份,不公开。国内饲料企业,特别是饲料高新技术企业,一定要加大研发投入,实施新一轮的技术创新,使饲料产业焕发新的竞争活力。


技术支持: 利民科技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