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之窗 >>养殖技术 >> 科学有效、可实操的《规模化猪场复养技术要点》来啦
详细内容

科学有效、可实操的《规模化猪场复养技术要点》来啦

科学有效、可实操的《规模化猪场复养技术要点》来啦

凝聚大北农猪场成功复养经验 解答行业困惑

本网记者 崔丽

“当前,影响猪场复养信心很重要的原因,除了资金等因素之外,就是很多猪场不知道猪场是怎么中招的?病毒是怎么进去的?进去之后是如何扩散的?中招之后该如何处置?猪场该如何建立有效的非洲猪瘟防控体系?虽然相关指南很多,但是猪场做起来依然很茫然。在复养过程中怎么防止非洲猪瘟再进去,也就是建立一道屏障,把病毒挡在猪场之外,这是关键。”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以下简称“哈兽研”)猪传染病研究室主任仇华吉研究员点出当前生猪复养面临的普遍困惑。

日前,哈兽研和黑龙江大北农农牧食品有限公司联合编制,并向社会公开公布了《规模化猪场复养技术要点——以大北农集团为例》(简称《复养要点》),很好地解答了行业困惑。

黑龙江大北农北镇猪场是如何复养成功的?《复养要点》的核心理念和主要内容是什么?记者对大北农猪场负责人及有关专家进行了采访。

科企合作大北农北镇猪场成功复养

“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公司对非洲猪瘟的防控充满信心。《复养要点》正在全公司推广,并取得良好效果。公司有能力在不依赖疫苗的情况下防控非洲猪瘟,全力复产,年底实现满负荷运转。”说起目前发展,黑龙江大北农农牧食品有限公司副总裁丛培原很有信心。

“发生疫病之前,我们在防控动物疫病上,主要靠疫苗和保健药物,另外有一些简单的生物安全措施,但是这些措施实际上执行得并不到位。所以,才会发生非洲猪瘟。”从去年10月15日北镇猪场“中招”非洲猪瘟到如今成功复产,丛培原有很多感慨。

“我们之前把生物安全作为一个负担,很多猪场不愿执行,但是发生疫情之后,从员工到场长,经过反复培训,上上下下全面意识到生物安全的重要性。所以,到现在为止,生物安全执行得比较好,不再把它当作一个负担,而是一笔财富。”

黑龙江大北农农牧食品有限公司是大北农集团的下属企业,专门养猪,有200万头商品猪产能。其北镇猪场2017年4月份开建,2018年1月开始陆续进后备猪。

去年10月15号,北镇猪场是农业农村部通报的第一个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的规模化猪场。当时,扑杀了将近2万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3000余万元,间接损失超过一个亿。

“理论上讲,这个猪场能带动100个合作的家庭农场,为农户增收3000余万,解决500个就业岗位,发生非洲猪瘟之后,就全没有了。”丛培原说道。“我们一直讲‘猪粮安天下’,中国不能没有猪,还有大北农的使命所在,督促我们必须把与合同养户的合作继续进行下去,所以我们必须复养”。

仇华吉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科学家要走向主战场,为企业分忧解难。所以,他们和大北农集团经过商讨,签订了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在协助大北农进行复养的基础上,建立和推广生物安全体系和复养经验。

“对企业来说,最缺的是正确的理论指导。所以,有哈兽研这个后盾之后,我们复养的信心更加坚定了。”丛培原讲述了北镇猪场复养的整个过程。

复养前,哈兽研技术团队做了三方面的技术储备工作:首先是对非洲猪瘟和非洲猪瘟病毒的科学认知,其次是非洲猪瘟荧光定量PCR检测试剂盒的研发,第三是非洲猪瘟病毒有效消毒剂的评估。

首先,要对非洲猪瘟有一个科学的认识。仇华吉表示,它是一个高度接触性的传染病,在没有人干预的情况下,传播速度非常慢。非洲猪瘟病毒耐低温,耐有机物,耐高盐,但是它怕高热、怕干燥、怕强酸强碱,这是消除或者控制它的理论依据。为了评估猪场消毒情况,包括猪场日常监测,建立了非洲猪瘟荧光定量PCR检测方法。同时,对市场上收集到的一些所谓有效的消毒剂做了系统评估,包括有效浓度和作用时间。荧光定量PCR检测试剂盒和消毒剂在复养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去年12月3日,经农业农村部相关部门确认,北镇猪场解除封锁,这时内部做了复盘,查找原因,把风险按等级排列了一下,梳理出人员进场、进舍交叉,非生产人员进舍,洗澡不彻底,夹带私人物品,食材带毒,未专车专用,与猪直接接触等若干风险点。

今年3月,猪场和哈兽研技术团队开始合作,研究制订复养标准操作手册。哈兽研副研究员张交儿带着科研团队先后进场三次,每次都是20到30天时间。张交儿在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工作过多年,有非常丰富的生物安全经验。他带领大北农猪场全部场长一起,对非洲猪瘟发生的可能原因进行复查,按照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理念,制定生物安全手册1.0版本。经过模拟运行,对规则进行完善和修订,使之具备操作性,即2.0版本。同时,根据一线实践和一线员工反馈,进一步进行细化,即3.0版本。8月,中国农科院召集专家研讨,对方案进一步完善,即目前公开发布的《复养要点》4.0版。

丛培原介绍,首先,猪场增加了很多硬件设施,包括场外的一级隔离点、物资中转、洗消中心,场内的淘汰猪中转台、出猪台AB门、单向淋浴系统、传递窗、隔离条凳等。

其次,对复养过程中的消毒效果进行评估,使用了大量的消毒剂,主要是过硫酸氢钾复合物,还有臭氧水。其中臭氧水作为食材的消毒剂,还有一部分不适合用消毒水浸泡的物资,做了高温消毒。

第三,制定各环节详细的SOP(作业人员工作准则),包括人员进场进舍、物资进场进舍、车辆洗消流程、舍内关键操作、应急预案的处理、家庭农场的防御、还有外延生活的控制等等。

人员进出场只允许携带手机、充电器等几个小件物资,这些物资也要通过烘干等处理。进场时手需用消毒液浸泡,然后到淋浴间AB门系统强制性消毒和洗浴20分钟。然后物资进场,一般都是浸泡。猪只流动只允许单向流动,不走回头路。然后,车辆在专门的洗消中心冲洗消毒。

第四,在制定SOP的过程中,张交儿在现场指导,仇华吉定期对主要干部和技术人员做培训。边培训边讨论修改SOP。制定之后,以场为单位,所有基层员工全部分组培训考核,之后才具体实施。

第五,复养过程中新增了一些岗位。外围生物安全保障部、场外生物安全科、场内生物安全科,一万头母猪场的规模大概要增加十三四个人,关键风险点都设置了监控。

6月25号,北镇猪场开始转猪,截至9月5号,基础母猪存栏6504头,一共分娩3205窝,配种分娩率91%,窝均总仔13.74,窝均断奶10.11,家庭农场投苗户数23,家庭农场当前成活率99.2%。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一共检测样品4636份,结果都是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阴性。

除了成功复养,北镇猪场还有其他收获。2018年,公司发生了8次猪流行性腹泻案例,而2019年,所有猪场只发生一次猪流行性腹泻。伪狂犬病发病次数也降低了,一些不必要的疫苗、兽药也停止使用。2018年,家庭农场其他疾病发生比例是6.5%,2019年降至1.7%。

“其他疾病发生次数明显降低,抗生素用量,用药成本大幅下降,为下阶段部分疫病净化创造了条件。”丛培原表示,整个黑龙江大北农所有猪场完全按照《复养要点》要求进行非洲猪瘟防控,目前情况良好。

《复养要点》核心理念和主要内容解答行业困惑

仇华吉表示,《复养要点》解答了行业困惑,有以下几个特点:有科学依据,以对非洲猪瘟的科学认知为前提;有理论基础,基于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生物安全理念;具有实效性,多重阻断与杀灭,规范操作,注重细节;具有可操作性,逻辑清晰、简单易行、人性化;经过北镇猪场复养的检验,已在黑龙江大北农所有猪场全面推广。

“如果严格执行,可以做到一般情况下,让非洲猪瘟病毒接触不到猪。万一发生疫情,可被控制在最小范围。”仇华吉介绍了《复养要点》的核心理念和主要内容。

核心理念主要有3个: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生物安全理念就是单向流动、脏净分区和互不交叉,高度适用于猪场非洲猪瘟防控;非洲猪瘟是高度接触性传染病,从理论上讲,阻断和杀灭在任何一个环节发挥作用,病毒就有可能防住;让执行者全程参与复养流程的讨论和制定,包括一线员工和管理者。

主要有五方面内容:清场消毒、人物猪车流、舍内操作、应急预案和家庭农场防疫。

需要特别注意的点有:

为了防控非洲猪瘟进入猪场,建立了四道屏障。一是外围区防御,在这里建立必要的设施,包括车辆洗消中心,一级隔离点、物资中转站等等;二是场外区域防御,包括实体围挡等;三是场内区域;四是不同生产区之间。

在人员进场、进舍时采取20分钟强制淋浴,淋浴间AB门互锁,单向流动。这个系统非常值得推广,非常人性化。同时,不同的生产和生活区域不交叉。

物流方面,建立物资中转站。所有食材都经过臭氧水浸泡。臭氧水广谱、高效、环保,用了之后对食品价值没有影响,不影响口感。大部分物资都以浸泡为主,不能浸泡的就烘干。有专业的人员处理和专车运输。

车辆方面,进猪专业运猪车(带空气过滤系统)、病死猪车、淘汰猪出猪车专车专用。有专门的洗消中心,洗消中心包括初洗+泡沫清洗+消毒剂清洗+热冲洗+沥干+采样检测。和别的洗消中心有点不同的是把烘干过程放在猪场边,65℃烘干1小时,有的洗消中心烘干之后到猪场之间还有距离,这样在路上又会再次污染。

猪流方面,进场前检测,淘汰猪在场外中转。

舍内操作核心理念是尽量少动猪,减少不必要的操作,仅保留日常操作。除了打猪瘟和口蹄疫疫苗,个别猪场打伪狂犬病疫苗,其他基本不打,抗生素也基本不用。

应急预案包括异常猪、疑似猪、发病猪的检测和处理,原则上不允许在猪场进行解剖,通过电击对可能的病猪或者死猪进行处置。

此外,还对“公司+农区”中的农户设定一些生物安全操作规程,包括淋浴、采购、车辆使用、饲料运输、饮水管控等,都有相应的SOP。

“总结起来,要成功复养有五个关键点:要有思想准备、认知准备、硬件准备、组织准备和系统培训。”仇华吉总结道。

思想和认知是非洲猪瘟可放可控,关键在人,所有操作做到单向流动、脏净分区、互不交叉;硬件支撑包括一级隔离点、物资中转站、单向淋浴系统、出猪台的AB门等;生物安全组织构架增设了首席生物安全官,外围生物安全保障部、场外生物安全科、场内生物安全科三个部门,三部门工作互不交叉,有专门的流程、职责、考核办法。此外,还有自检、纠偏和视频监察。同时,生物安全意识要“洗脑”,即系统培训。制定流程之后,要对全部员工,包括高层领导、基层员工进行系统培训,从上至下认同理念和方案,让执行者当讲师,充分激发一线员工的内生动力。

仇华吉表示:“非洲猪瘟之后我个人反思认为,非洲猪瘟固然是养殖业的劫难,也是行业提档升级、浴火重生的契机,是疫病净化的最佳时机。生物安全体系不是应对非洲猪瘟的权宜之计,它应该是今后疫病防控的有力武器,是所有猪场的‘标配’,不管是大猪场,还是小猪场。所以,做好生物安全,同时做好营养、环境、管理各方面,提高猪群的健康度、舒适度,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技术支持: 利民科技 | 管理登录